Search
  • Hauppauge Transportation

5月运费神预测——每40英尺13500美元?这还不包括附加费!

前不久,巨型集装箱货船“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堵住运河长达6天,丹麦“海运情报”咨询公司预测称每天约有30艘重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堵塞一天就意味着5.5万个集装箱延迟交付。德国保险巨头安联集团估算,苏伊士运河堵塞或令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至 进入四月以来,这一预警得到印证,“一箱难求”的局面正在加剧。但是罪魁祸首就是长赐号吗?不然。事实上,搁浅的长赐号只是催化剂。 箱看看是一家供应链数据服务商,主要面向全球进出口海运的工厂和货代提供船舶、集装箱、和港口的数据查询服务,目前支持查询的港口囊括全球200余个,支持的船东50余家,从去年10月份开始,箱看看通过跟踪一台集装箱的全球运动轨迹,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中国盐田港口装载油画出发,该集装箱先后到了三大洲的7个港口,箱看看系统一共发出了12次异常预警信息。在这12次异常预警中,中转港中转时间长占据1/3,以新加坡港为例,号称24小时作业的新加坡港口原本预计停留2天时间,现在却足足滞留了9天。类似的情况,不仅出现在新加坡港,香港、釜山、瓦伦西亚等同样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最长滞留时间甚至达到了12天。除了中转异常之外,挂靠港停留时间也是一个异常因素, 在Colombo港,原本8小时内的停留时间,一度达到58小时。除此之外,到达目的港之后,等待进港、卸货的时间也比原预计时间翻倍了,国外各大港口积压大量船舶等待卸货。 在途节点信息及异常提醒分析发现,由疫情引发的劳动力不足是导致这些异常产生的重要原因,工人隔离、宅家诱发港口无人作业,进一步导致港口拥堵,船舶靠泊时间长等连锁反应。箱看看的跟踪数据从实例上解释了运输周期的延长从而导致集装箱船和集装箱周转次减少是诱发“一箱难求”的确定因素。箱看看这样的航运工具的出现,对于工厂/货代来说都是直接获益者,及时掌握异常产生的延迟到货不仅能规避客户投诉而且对于进口商而言也是确保工厂原料供应安全的重要保障。100亿美元。短暂的拥堵,正加剧着去年下半年开始的集装箱空箱紧缺的情况,业内人士作出预警,运费大涨、“一箱难求”的局面可能又将卷土重来。


进入四月以来,这一预警得到印证,“一箱难求”的局面正在加剧。但是罪魁祸首就是长赐号吗?不然。事实上,搁浅的长赐号只是催化剂。 箱看看是一家供应链数据服务商,主要面向全球进出口海运的工厂和货代提供船舶、集装箱、和港口的数据查询服务,目前支持查询的港口囊括全球200余个,支持的船东50余家,从去年10月份开始,箱看看通过跟踪一台集装箱的全球运动轨迹,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中国盐田港口装载油画出发,该集装箱先后到了三大洲的7个港口,箱看看系统一共发出了12次异常预警信息。在这12次异常预警中,中转港中转时间长占据1/3,以新加坡港为例,号称24小时作业的新加坡港口原本预计停留2天时间,现在却足足滞留了9天。类似的情况,不仅出现在新加坡港,香港、釜山、瓦伦西亚等同样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最长滞留时间甚至达到了12天。除了中转异常之外,挂靠港停留时间也是一个异常因素, 在Colombo港,原本8小时内的停留时间,一度达到58小时。除此之外,到达目的港之后,等待进港、卸货的时间也比原预计时间翻倍了,国外各大港口积压大量船舶等待卸货。 在途节点信息及异常提醒分析发现,由疫情引发的劳动力不足是导致这些异常产生的重要原因,工人隔离、宅家诱发港口无人作业,进一步导致港口拥堵,船舶靠泊时间长等连锁反应。箱看看的跟踪数据从实例上解释了运输周期的延长从而导致集装箱船和集装箱周转次减少是诱发“一箱难求”的确定因素。箱看看这样的航运工具的出现,对于工厂/货代来说都是直接获益者,及时掌握异常产生的延迟到货不仅能规避客户投诉而且对于进口商而言也是确保工厂原料供应安全的重要保障。



箱看看异常推送信息 另外,集装箱运输业还面临着一个问题:失衡。从箱看看的系统中,不难发现这一点,中国发出3.5个集装箱,平均仅能运回1个集装箱,这和世界各地的消费特点,购买能力和生产数量分布不均造成的,新冠肺炎危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使得这个问题更加明显。2020年上半年,整个中国外贸经济都比较萧条,进入7月以来,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工厂生产能力恢复稳定,而放眼全球,较多国家仍旧笼罩在新冠阴霾之下,于是,大批原东南亚地区的加工订单开始回流,9月份集中在纺织业爆发,中国迫切需要更多的集装箱船和集装箱将商品发往全球各地。 纱线纺织厂加班加点赶制订单消费品都来自亚洲的工厂,但亚洲对欧美国产品的需求明显小于欧美对亚洲产品的需求,所以失衡的贸易进一步加剧,所以从中国来美国的集装箱满满当当,而从美国去中国的集装箱里空空如也,这也解释了国家为解决“一箱难求”的局面鼓励船东将欧美等地空集装箱运回中国。 综上,“一箱难求”的局面是多方造成的,首先,由于可用集装箱数量的减少;其次,由于大多数港口因劳动力短缺而拥堵;第三,拥堵造成的运营船舶数量的减少;最后,生产和消费购买能力和生产数量分布不均。 当前,加大造船和制造集装箱等多项措施被采取试图打破僵局,中国集装箱制造商已大幅度提高产量,目前全国每周新箱的总产量已经达到10万标准箱,然而,目前尚不清楚全球集装箱短缺危机如何能在未来几个月恢复正常。预计全年合同运价也将保持较高水平。显而易见,今年对贸易、航运公司以及世界经济来说都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41 views0 comments